寒风轻拂,草木纷飞,激撞的力量叠荡起重重气浪,空中纷飞的草叶在不可见的力量下湮灭,阴沉的天空再度低迷,大地归于平静。

  冉浪驻足原地,拇指按住古剑剑柄,缓缓的将出鞘半寸的古剑压入剑鞘,散逸的气息内敛,剑者的锋锐也影于无形。

  已经成长到这地步了吗?冉浪望着不远处的女儿,只见那波澜不惊的面孔依旧淡定从容,目光深沉不可查。

  剑已出鞘,其威势已展,这一剑虽然未尽全力,但也已有八成之力,攻防分明下,对冉凝所造成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等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自己!

  冉凝目光轻扬,手臂垂落,修长的手指浮现出一条若有若无的血痕,指尖血丝汇聚,凝聚成一颗血珠滴落,在离指的瞬间诡异的消失。

  空灵之寂,天地不容!

  冉凝轻轻捻指,一道荧光交错,指间残留的力量顿时消散,渐入空灵状态的她,已经脱离了沧海的束缚,成为一个独特的存在,现在,能给她造成伤害的人屈指可数。

  父亲,就算强如你,依旧还是局限于天序之下,迷茫自己的眼睛。

  “父亲,现在,你该做决断了?”冉凝轻声说道,虽然她很不想面对,但有些事是避不开的。

  冉浪举起手中古剑,微皱的眉宇缓缓舒展,他的心中已作出了选择。那一次他选择去相信她,但带给自己的是半生悔恨,这一次他还能选择去相信吗?

  他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右手搭在剑柄之上,缓缓地拔动,古朴的剑身一寸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清幽银光缠绕,锋锐的气息再度激荡开来,寒声道:“凝儿,这一次我绝不会退步!”

  冉凝抬头望天,那阴沉的天空亦如她心般略显压抑,缓缓地道:“父亲,为什么你每次都会作出错误的决定,从前这样,现在也这样,你从来都没认清过这片世界,更没理解过我们!”

  冉浪的心微微一颤,但他的动作没有停止,古剑离鞘的瞬间,剑气纵横,天地肃杀,凛冽的气息席卷在荒野,剑势叠荡,威压重重。

  枫涧飞提起牧云歌再度后退,远离两人的战场,激荡开的气浪化着一股股狂风,扬起漫天尘埃。

  天地迟暮,万物凋零。

  这是他身处大地最直观的感受,古剑自身的意志与冉浪的武道之意相辅相成,仿佛天地苍老,如腐朽一般,这股力量大肆的消减了对手的状态,枫涧飞望着处于气场中心的白衣女子,略显担忧的低语:“冉师姐,你该如何破局?”

2元5包微信红包群2020  牧云歌盘坐于地,面相略显狼狈,暗自积蓄力量准备冲破冉凝的封禁,冉凝很强,这毋庸置疑,但沧海第一剑客绝非浪得虚名,就连那位学长也对之评价极高,若冉凝一败,估计自己也会玩完,不过就算她没败,自己也悬,生死还得掌握在自己手中。

  东域重器,沧流夕暮,承载着沧海金之本源,其之锋锐连入空灵状态的冉凝亦不能挡,沧海,能伤她的武器不多,而这把古剑就是其中对她威胁最大的一把。

  “沧流夕暮!”冉凝轻声细语,腰间挂着的五颗铃铛开始作响,沧海五源,她必须全部拿到,目光清寒,幽蓝之光散漫而开,彻骨的寒意席卷大地,冰晶涅华,寒霜而生。

  流云之影,浮掠天际,舞动的古剑如影随形,清脆的撞击声伴随着悦耳的铃响传递开来,激荡的灵力搅动风云,惊起漫天尘埃。

  剑光涌动,翻转的古剑无情地穿破冉凝的防御,被划过的手指挑开,缠绕的幽光将剑势破灭,交错的光芒封锁冉浪的行动。

  冉浪荡剑而开,闪动的剑光破开冉凝的封锁,剑式展开,挥动的古剑化着一道光芒在空中穿梭,剑光穿行,一化为二,二纵为四,璀璨的光芒在空中绽放。

  冉凝抽身飞退,调动灵力将恐怖的剑光抵消,嘴角溢出的一丝鲜血瞬间消散在空气中,她飘落于地,望着天空绚丽的剑式,带着骇人力量笼罩这片大地。

  “不够吗?”冉凝望着逼近的残影,低声而语,二成空灵状态面对冉浪这个层次的强者,依旧有些勉强,这也是她不愿面对父亲的另一个原因,她需要时间,而眼下只会让他的时间变得更少。

  “咔嚓!”

  腰间的一枚清铃碎裂,化着一缕银光注入身体,她的气息微弱,越发不可察觉,凝聚的寒气却让人更添一分冰寒。

  她轻抬右手,凝为剑指,汇聚的力量洞穿冉浪的攻势,强行终止古剑的斩落,一指挥过,将冉浪斩退。

  古剑回撤,身形扭转,一剑后扬将力量化去,望着不远处的冉凝,那股气息更加虚无缥缈,似乎不存在于这片天地间,他的目光紧缩,冉凝的实力又提升了,但也意味着她的负担更加沉重,还来得及吗?

  四成空灵,冉凝对天地的触感再度加深,调动的灵力更为恐怖,源源不断的灵力汇聚而来,在她的调转下,肆虐而开。

  寒风飘雪,轻盈曼舞,一片片晶莹的雪花缓缓落下,开始遮掩众人的视线,极致的寒意影响着天地,按着她的意愿开始运转。

  空灵之转,超脱天序,不受天地意志的影响,独成一序,这是沧海最大的变数,也是云少南请求冉浪前来的原因,只是他们未曾料到,冉凝的实力已如此恐怖。

  这变数是好是坏,说不清,道不明,但对于他们的计划来说,这个变数不允许存在,一切都在预期的计划中进行,不能有一丝差错。

  “云少南!你可别让我失望!”冉浪轻挥长剑,升腾的灵力将四周的雪花消融,在他的四周撑起一片真空区域。

  沧流夕暮,水之境,夕暮之意,古剑之锋,暴涨的力量在风雪域中硬生生开辟出一条道来,冉浪的身形消失在原地,引剑如风,纵横交错。

  沧浪驭灵,沧流七式,冉浪的灵力再度攀升,恐怖的剑式撕裂冉凝的防御,勾动的剑光无情逼近她的身体。

  一式轻水,二式云眠,两招剑式瓦解冉凝的灵力,以缠绵迅捷的攻势压制她的动作,锋利的剑身贴着她的衣裙而过,只需再有一分就能触及她的身体,但就是这一分,让冉凝得以反击。

  沧流七式,冉凝也会,虽然她不用剑,但万法同源。她闪身避开古剑,剑指并齐,一击剑式施展而出,道道寒光交错,如星光错落,一闪而逝。

  “隐星寒!”

  冉浪侧身,古剑挥动,同样的剑式施展而开,不同的是在古剑加持下,其威势远超冉凝所施展,天空之上,星光若隐若现,飘舞的雪花破散,湮灭于无形之中。

  冉凝反手聚式,一道寒光将冉浪斩开,轻身飘落于地,双肩寒光消散,两道剑痕在肩上裂开,但瞬间愈合,只在白衣上留下两道裂痕。

  冉凝的再一次挡住冉浪的剑式,但交错的剑光在她的身上再度增添道道剑痕,身形飞退,残破的风雪之域在恐怖的剑势下摇摇欲坠,她轻轻抬头,望向天空,清幽古剑蔓延清辉,于阴沉的天空中撑起一条璀璨的星河,猛然坠落。

  “落星河!”

  剑挽星河,一泻千里,无穷无尽的力量从天空陨落,这一刻,冉凝的身影显得格外渺小,整片大地在陨落的星河中剧烈的颤动,地面龟裂,尘埃飞扬,所触及的一切都随着星河逝去。

  枫涧飞与牧云歌再度被恐怖的气浪掀飞,强大的力量震得两人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枫涧飞一手抓住牧云歌,一手将燃烬插入大地,释放的灵力将迎面而来的力量化开,勉强稳住后退的趋势。

  灵力一弱,覆盖燃烬的力量消退,剑柄的古字显现而出。牧云歌瞳孔一缩,难怪有些熟悉,原来是这小子,实力虽不咋地,混得还不错,但在这种大场面下,好像都是渣!

  有着枫涧飞抵挡残余的力量,牧云歌也乐得清闲,没有去冲破冉凝的禁制,虽然看似她的情况不妙,但这样一个理智的人肯定不会立于危墙,只是越强大的力量,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这倒有趣!

  牧云歌望着那模糊的身影,心中有些意味难明,这与他们是同一类人,并且比他们走得更快更远,人定能够胜天!

  霜华!

  冉凝双手合印,灵力成序,破碎的雪花凝成漫天霜华,陨落的星河在坠入大地的一瞬间凭空冻结,形成一道璀璨的冰河横跨苍穹,熠熠生辉。

  冉浪的身形微顿,凌厉的目光洞穿冰河,古剑挽动,一剑破冰,以漫天碎冰为镜,折射出无数残影,化着一道星痕,没入大地。

  左手张开,灵力挥散,恐怖的力量以冉凝为中心朝着四方席卷开来,右手缠绕着蓝光握住锋利的剑刃,但古剑依旧穿透了她的拦截,没入她胸口半分。

  沧海夕暮,腐朽迟暮,半分剑伤带着浓浓的死意流转周身,大肆的剥夺冉凝的生机,顿时间,她气息变得如迟暮一般,死气沉沉。

  暮星痕!

  沧流终式,配上夕暮一剑,终究还是破掉了冉凝的封禁,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感受着衰败的气息,冉浪的面色极为平静,无喜亦无悲,灵力激荡,一式术印凝结而成,缠绕的寒光汇聚成幽远绵长的沧海,如幻如画,将冉凝覆盖在中央。

  咔嚓!

  清铃碎裂,一丝鲜血从嘴角浸出,冉凝的双目微闭,左手凝指,幽光交错,凝聚成一串串古老的细纹,穿透沧海,禁封这片区域。

  右手晃过,诡异的将古剑挽入手中,瞬间勾勒出一道封禁之纹,印在冉浪的胸口,双目睁开,眼中泛起一丝诀别之意,嘴唇蠕动:父亲,永别了!

  冰葬!

  顷刻间,天地雪白,如沐冰寒,玄冰覆盖冉浪的躯体,化作一座巨大的玄冰之墓,没入大地,荒野之上,寒冰闪烁着点点荧光,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深不见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趣读中文网
本文地址:http://www.87novel.com/book/392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