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深藏在心底的仇恨,在与自己有了共识之后,愿意和自己说明。

????“世子之恨,凌绎深感之,而于五皇子一事,还请世子原谅凌绎会多留个心眼,也无法去服从五皇子。”他一直以来,都有将公与私分开,会在朝堂之上为梁启珩辩驳上几句。但自己就算如此,无法在朝堂之外再做出什么了。

????因为他,一直怀着要抢夺颜儿的心。

????所以自己,注定无法附和武宇瀚的起义,无法去成为梁启珩的臣子。

????武宇瀚这下,终于将穆凌绎心里真正的意思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将来启珩登位,你便不会再为官,再为他的臣下。你不会臣服于他,听命于他。”他的声音,他的语气,已经不是询问和不解了。

????他可以肯定,启珩登位之后,穆家和武家的世仇得报之后,穆凌绎就会销声匿迹在朝野之中。

????而且,是连同灵惜。

????但他和自己说得如此明白,就是代表着——

????“你的打算,只是排除了启珩,是吗?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和灵惜保持联系,但启珩,是连她一面,都不可能再见到了,是吗?”这一次,他变成了满满的不解,很是疑惑他对启珩,是不是真的要做到如此之绝情。

????穆凌绎看着武宇瀚紧蹙着眉宇,和自己紧张的确认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是。”他一直以来,就这样想。

????“我的颜儿,只能是我的,别人窥觊不得半分,特别是这个人还会伤害到她,所以倒不如,就让他从此见不到颜儿。”

????他一直的容忍,不过是他还没能力直接抢夺她。

????但这不代表,自己会一直容忍着这个隐患的存在。

????武宇瀚被穆凌绎的果决震撼到,心里突然就怀疑起来。

????“难道你真的觉得启珩会在登位之后,直接抢夺灵惜吗?”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疑惑,但其实,是已经无法否认的为难。

????他以前便为了自己的妹妹不会在梁启珩登位之后受到牵连而强逼着她和他在一起过。但那时只是因为害怕这样的情况发生,只是在提防。

????现在,穆凌绎直接就断言,这让自己的怀疑,直接就被敲定,有了结局!

????穆凌绎知道武宇瀚已经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了,再次给予他坚定的回答。

????“对。”

????武宇瀚的心现在想再否认,都否认不了了。

????他看着穆凌绎,沉思了很久很久。

????两人在寒风不断灌入的凉亭里,沉默了很久,很久。

????在穆凌绎觉得,武宇瀚的心,还是偏向与梁启珩的情意之时,他开口,给了穆凌绎另一个回答。

????“灵惜,是我最想守护的人。”他的声音低低的,第一次带着与他稳重和温柔不同的冷漠。

????“她的幸福,谁都不可以破坏。”

????这一次,他话落,穆凌绎知道,他选择的是自己的颜儿。

????他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笑意,对着武宇瀚缓缓的行了一礼。

????“多谢世子对颜儿的疼爱,凌绎亦会维护好她的幸福的。”

????穆凌绎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感激之情,对于一次又一次十分理解颜乐的武宇瀚,真的很感谢。

????武宇瀚感受到穆凌绎的感激,很是无奈的摇了摇他,手挡住他行礼的双手。

????“此礼不必行,她是我的妹妹,她的幸福,我亦有守护的责任。”他的声音带着极重的责任心,而后在将穆凌绎扶起之后,眼睛带着极深的杀气望向远处,变得沉重。

????“但是,苏祁琰一事,我真的难以由着她。他伤害了我们全家人,伤害了她那么多,对她怀着那么丑恶的心!”他在想到苏祁琰之后,心再一次溢满了怒气,对于他来此的目的,又再次提起。

????而与武宇瀚聊了如此之多后,穆凌绎在这一件事上,却释然了一些。

????“世子,苏祁琰一事,我虽然也难以释怀,也恨不得杀了他。但颜儿的意思,太过坚定,从始至终,她都护着他。所以,我并不想因为一个苏祁琰,惹得颜儿不快,不想因为一个外人,要和颜儿站在对立面。多么的不值得,要是颜儿和他成为了同盟,来对抗我们对他的杀心,就是与我们疼爱她的心背道而驰的事情了。”

????武宇瀚听着穆凌绎的话,眼里的恍然越来越深,他不敢相信,冷漠少言的穆凌绎,在说服自己,在为了灵惜,花费口舌的说服自己。

????他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看着穆凌绎带着震撼的出声。

????“我真想不到,在有生之年,会有幸听到你一连的说了这么多话。”他真真要为穆凌绎反名了,想昭告天下说,他并不是少言寡淡之人啊!

????他惊讶穆凌绎为颜乐,真的改变了太多太多。

????灵惜的爱,将他改变得彻底。

????灵惜的爱,让他连心里的恨,都可以释然。

????而他对灵惜的爱,亦是伟大,无私。

????他为了灵惜,都可以将仇恨,放在她的心愿和意愿之后了。

????那自己,作为承诺要守护她的长兄,更加不能让她为难。

????武宇瀚想着,在穆凌绎还未开口之前,直接将自己心里那个好不容易做出的决定说出:“苏祁琰一事,我退一步,就这一步,今后,他若有一点风吹草动,我必夺他性命。”

????穆凌绎知道武宇瀚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他是武家的嫡子,肩负着武家的重担,家人的所有在他的心里都极为的重要,苏祁琰不止是伤了颜儿,更是伤了他的父母,他的家人,让武家笼罩在颜儿失踪,生死未明十二年的绝望之中。

????这十二年,每时每刻都在往武宇瀚的心增添恨意。

????如今,他愿意为了颜儿,姑且留下苏祁琰一条命,他心里对守护颜儿的情感可见有多么的坚定。

????穆凌绎想着,又是不由得对武宇瀚表示感谢。

????武宇瀚还是极快的止了穆凌绎的礼,他的决定做下之后,缓解了心里的恨意之后,到觉得有一件事的回音要和穆凌绎说一说。

????“白辘国国碑浴血出现在街头一事在朝堂之上轰动至极,但皇帝竟然将所有的责怪和承担都推向了启珩,没有再提及你半分,这一点很奇怪,我想应该更加警惕。”

????穆凌绎听着和暗卫一直传来的消息一样的话,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件事我一直有所跟进,本来是在等在适当的时候再放出一些消息,但没想到白易在无声之中就进行了报复,直接就要将颜儿的记忆磨没,以示警告。”他的声音已经没了刚才的柔和,说得冷意斐然。

????自己的颜儿要将白易最悲哀的身世勾起,而白易,就直接要将她的记忆抹灭。

????他们之间的对决竟然一直在同一条线上。

????武宇瀚明白穆凌绎的意思之后,也有些震惊。他知道,最了解自己的人,是对手,而了解自己的对手,何尝不就是自己的知音。

????“没想到白易和灵惜竟然会有这些角逐和博弈,他们之间的年岁明明相差得有些多,但好似到头来,白易只将灵惜当成他世界之中的人,甚至我觉得,他将灵惜当成对手,当成——知音。”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感叹,对于自己的妹妹得到心机城府之深的人的顾忌而感觉到自豪。

????穆凌绎亦是有着这样的感觉,他遥遥的望向那虽然已经深夜,却因为自己还未回去仍然点着明灯的屋子,仿佛看见自己的颜儿,她软糯糯的叫着自己,要自己抱她。她明明那么的聪明,但对着自己,却真的和小女孩一样的娇气。穆凌绎想着吗,心里顿时充满骄傲之意。

????“颜儿天生聪慧,就算十二年里什么都未曾见识过,但她都学得极快,懂得将事情举一反三。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总是能点明人心,让所有人,连同白易在内,都想去靠近她。”

????武宇瀚好笑穆凌绎现在倒是在自己的面前,她的亲大哥面前,夸起她来,摇了摇头无奈。

????“穆大统领如今是不是太过忘乎所以了?那是我的亲生妹妹,与我一母同胞,我岂会不知她的性子,她的聪慧。要知道,她前五年可是我带大的。”他的声音带着很淡很淡的不屑,只是因为穆凌绎如今霸占了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妹妹长大了,胳膊肘开始往外拐,自己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但话都说到这了,武宇瀚想和以往自己的妹妹偏袒穆凌绎的种种,不觉的就想将自己的妹妹与自己才是最为亲密的关系说的清楚,将她和自己最为美好的那些回忆讲述给自以为是的穆凌绎听!

????曾经的她,最为依赖的,就是自己。

????自己是她的大哥,是长兄,是她最为信赖的人。

????她每时每刻都会牵住自己的手,说着要跟在大哥的身边,说要和大哥永远在一起。霆漠虽然也很疼她,但他的疼爱与自己不同,更偏向胡闹,喜欢逗着她。她偶尔也会有兴致欠缺的时候,会忍不住委屈,觉得自己的哥哥是坏蛋。所以在这样的时候,她就会哭得和泪人一样,十分的可怜,窝在自己的怀里,要自己教训霆漠。


欢迎大家访问:趣读中文网
本文地址:http://www.87novel.com/book/63192/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