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之局,本来是以三对一,对宇文天禄的必杀之局,然而此刻形势大变。赫连良弼与喀巴活佛不是傻子,听到两人对话之时,便发觉了不妙。

????他们心中萌生了退意。

????然而为时已晚。

????此时此刻,招摇山周围数十里,聚集天地真元,将整个招摇山笼罩其中。三大顶尖高手的道与势,互相牵制与掣肘,谁先退出,真元牵引之下,必然会遭到两大高手的合力攻击,更何况,旁边还有虎视眈眈的李纯铁。

????所谓的三杀一,不过是宇文天禄对北周、西域的障眼法。就算李纯铁与宇文天禄有仇,他始终还是大明的人,他们两人的恩怨属于内斗,无论如何也不会帮助北周对付宇文天禄。

????赫连良弼也明白,今日西疆之局,不过是宇文天禄设法调拓跋牛人离开北境,从而给那个乌龟王制造机会,这些都在宇文天禄的算计之中。

????赫连良弼怒道,“明狗!”

????宇文天禄脸色有些苍白,大伤初愈,又是以一敌二,虽然号称天下第一高手,但真对付两位大宗师依旧十分吃力。

????不过他并没有退缩。

????这一战在他预料之中,又何尝不在皇帝陛下的预料之内?

????那一场南陵奏对,他提出以牺牲西疆之局,换来北境的胜利,从而奠定大明未来百年盛世的计划,朱立业并没有感到意外,甚至考虑的比他还要详细。

????“你主意甚好,朕全力支持,若成功,将是宇文爱卿名扬天下的一战!”

????虽是嘉勉,宇文天禄却听出来别的含义。

????朱立业早有心如此,却不肯出面,在南陵奏对之时,步步循循善诱,让宇文天禄主动提到了这个策略。这个策略会死人,死很多人,皇帝不是不知道。

????“你主意甚好”,整个局势出自宇文天禄之手,与皇帝没有任何关系。

????“朕全力支持”,京城之中若有不开眼的,我会帮你扫平障碍,甚至将虎符赐予你便宜行事。

????“若成功,将是宇文爱卿名扬天下一战。”这句话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若失败了,你将背负天下的骂名!

????离开京城之后,他留在京城内的眼线,将朝廷内的消息不断传来,更加证实了他的推测。这两月以来,几名四五品的官员,从应天府回到了京城,在翰林院、兵部、礼部担任一些闲散职务。这些职务,虽然不起眼,却都与自己的势力密切相关,若在以前,这些职务调动,都会征询宇文天禄意见。

????也就是说,皇宫中的那位,对宇文天禄也起了疑心。

????锵!

????李纯铁长剑出鞘。

????一道耀眼光芒,从长剑之上射出。

????剑芒所指,似乎要将招摇山上的整个空间割裂开来。

????剑圣李纯铁,无极剑终于重现江湖。

????据说,自书剑山回来后,李纯铁境界大跌,这二十年来,几乎没人看到过他出手,但这种鬼话,喀巴、赫连良弼都不会相信。

????他们心生惧意。

????先撤为强,后撤遭殃。

????李纯铁忽然道,“宇文兄,我奉陛下之命,来取你性命!”

????赫连良弼、喀巴闻言,前一刻还万念俱灰的他们,竟变得欣喜若狂,眼神之中无比狂热,似乎在说,人生的大喜大悲起起落落,实在太刺激了。

????形势扭转!

????“李兄,那就尽快结束这场纷争。我答应你,自今之后,将退回不周山,永不踏入大明一步!”

????李纯铁笑道,“甚好!”

????长剑划破虚空,一剑挥向赫连良弼。

????赫连良弼大惊,怒喝一声,将全部内力收回到空间法则之内。

????无极剑没有丝毫停顿,缓缓将赫连的法则

????(本章未完,请翻页)

????空间割成了两段。

????噗!

????似乎有剑割肉声音,声音不大,却摄人心神。

????赫连良弼浑身浴血,现身在十丈之外。小腹丹田之上,被刺穿了一个窟窿,肠子、鲜血流了出来,狼狈异常。

????“奸诈之徒!”

????赫连良弼骂道。

????此刻,他丹田已毁,但大宗师终究是大宗师,他以存于经脉中的真气,护住了伤口,纵身一跃,下了招摇山。

????赫连良弼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还不能死,他要通知拓跋牛人,告诉他明贼的阴谋,让他早做打算。

????喀巴活佛见状,也收功后撤。

????李纯铁没有打算放过他,长剑去势不减,缓缓刺向了他眉心。

????喀巴活佛怒目圆瞪,状如金刚,他一声佛号,双手结成“翻山印”,向李纯铁的长剑迎了过去。

????长剑在喀巴身前半尺,停滞不前。

????喀巴活佛竟以无上密宗玄功,将李纯铁的剑夹在手掌之中。

????李纯铁内力尽吐,长剑纹丝不动。

????喀巴活佛笑了。

????“无极剑法,不过如此。”

????他正要运功将无极剑折断,忽然发觉真气受阻,又觉得小腹之下微凉,紧接着,一道巨大的牵引之力从长剑之上传来,喀巴活佛整个上半身,竟被剑举到了半空之中。

????而他双脚依旧踏在地面之上。

????喀巴活佛,竟被李纯铁的无极剑切为两段。

????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做到的,但事实却发生了。

????这时,痛入骨髓的感觉,才传入喀巴的脑中。

????“我不能死!”

????李纯铁将剑收回,归鞘。

????“我不杀你。”

????喀巴活佛松了口气,什么密宗活佛,什么中原传教,他都没有放在心中,此刻,他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

????保住性命,那是活佛,保不住性命,那就是死佛。

????他吹了一声口哨,召唤他的坐骑白狮。

????白狮听到召唤,发出一声狮吼,它救主心切,就连那只大黑狗,也顾忌不得,冲回了招摇山,一口叼住喀巴活佛的下半身,拔腿就跑,转瞬之间,已消失在山中。

????任凭喀巴活佛在身后怎么叫唤,始终不肯回头。

????喀巴活佛面如死灰。

????萧金衍有些可怜的望着他,“这就有些尴尬了。”

????喀巴骂道,“还百兽之王,连他妈一条狗都不如。”

????大黑狗望着他,呜呜叫着。

????喀巴活佛连忙改口,道:“前辈不要误会,小僧绝不会对前辈有半点不敬之意。”这可是陆玄机的狗,宇文天禄的“师父”,叫一声前辈,并不过分。

????若是寻常人被拦腰切断必死无疑,但喀巴活佛乃密宗高手,通修密宗身意,加之功力尚在,以真气护住血脉,双手撑地,离开招摇山。

????萧金衍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如一头长臂猿,很是滑稽,忍不住笑了。

????李纯铁将无极剑一扔,坐在了一块石头之上,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萧金衍这才知道,师兄之所以不杀那二人,非是他不愿意,而是他也受了重伤。

????只是他掩饰的极少,那两人并未看出破绽来。

????宇文天禄将手垂了下来。

????漂浮在半空中的吸星石,尽数落在了地上,变得暗淡无光。此时的宇文天禄,如同苍老了几十岁,两鬓间黑发,竟变成了一片灰白。

????李纯铁淡淡道,“在这时,散去一身功力,值得嘛?”

????他望着这位明争暗斗了二十年的老对手,不由一阵唏嘘。

????萧金衍见状,才明白,先前他用吸星石将全部真气吸走,并不仅是为了祛掉梨花针,而是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全部功力散去。

????与赫连良弼、喀巴活佛一战,他几乎一次性耗尽了全部真气。萧金衍想不明白,忍不住问,“为什么?”

????宇文天禄并没有任何留恋,道,“此战之后,北周战略失误,以薛怀的能力,击溃北周是迟早之事,西楚更不足为虑,天下大局已定。除了李兄,恐怕没有人能阻止他的计划了。”

????宇文天禄又道,“几年前,王半仙找到我,跟我说起你们的诛仙计划,我并不认可,我们的对手太过强大,若是硬碰硬,怕是没有丝毫胜算。所以我暗中策划了毒丸计划,但终究还是失败了。”

????萧金衍记起,宇文天禄曾说过,若要对付井外捕食的猎人,那就为他们送去一只有毒的青蛙,称之为毒丸计划,萧金衍觉得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却不知为何到头来,宇文天禄放弃了。

????李纯铁道,“陛下成全了你,为了防你,又栽培了我,他心思缜密,非常人能及,此番想来,以丹青生之能,试了数次,始终无法画出那人,确实是我们失算。”

????他略一停顿,自嘲道,“谁能料到,我们千方百计想杀之人,却是左右了我们多年的主子。有件事我不明白,当年我们带人攻打书剑山时,他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永王,又是如何混入书剑山,又如何逃出来的?”

????宇文天禄道,“当时,我不过是他手下一客卿,你们从书剑山逃出来后将近半年,永王始终将自己关在府中,对外声称染了风寒,闭门谢客,想必那时起,他便暗中修行书剑山中的武学了。”

????两人并未商议出所以然来。

????一则是因为两人对手已久,之间始终有些隔阂,二则是,宇文天禄也好,李纯铁也罢,他们都天下的英雄,却不是一路人。

????天色渐晚。

????李纯铁道,“陛下让我取你首级,这话并非虚言。”

????宇文天禄苦笑一声,“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我早已料到了。征西军数万军士的性命,说到底,还是我的责任,以陛下性子,这个罪名肯定是加在我头上。”

????萧金衍道,“就如当年定州之事?”

????宇文天禄道,“你们还年轻,有些事现在不用太明白。这个天下,就交给赵拦江和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萧金衍听到这番话,这些时日来,两人同行江湖,一起去地窖偷酒,还撺掇他追回当年情人,想到这些,心情不由沉重起来。

????“告诉赵拦江,老子的命,轮不到他来取了,打几场胜仗,好叫拓跋牛人知道,咱们大明后继有人!”

????萧金衍点点头。

????“朱雀坊的那位,老夫这辈子最得意之事,便是遇到了她,最后悔之事,也是遇到了她,不要打扰她的生活。”

????萧金衍又点头。

????“她喜欢牡丹,若有机会,帮我送几朵过去。”

????宇文天禄似乎在交代后事一般,将若干事,包括一笑堂、比目的安排,还有大都督府中人员等等,事无巨细,一一叮嘱给萧金衍。

????最后,宇文天禄道,“宇文天禄一生无子,独有爱女,自幼视为掌上明珠。在这个世间,尚书之子也好,侍郎公子也罢,就算皇帝老儿,也别想娶老子女儿,我将她托付于你,萧金衍,你若辜负了她,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萧金衍点了点头,鼻子一酸,将脸别过去,落下泪来。

????宇文天禄交代完毕,对李纯铁道,“李兄,动手吧。”

????旁边那只大黑狗,发出低沉的吼声,向李纯铁这边迈了几步,眼神之中,凶光大现。

????李纯铁从容道,“宇文兄,实不相瞒,来招摇山之前,我特意去了一趟定州!”

????宇文天禄脸色微变,显得十分不自然。

????(本章完)




欢迎大家访问:趣读中文网
本文地址:http://www.87novel.com/book/91201/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