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绝尘的手,都抓住了那颗枣儿,闻言又放开了。他挑了挑眉:“要不……我替你找块石头垫着?”

????果园显然被庄子里的人照顾得很好,四处找遍了,也没见一块能够垫脚的石头。顾夜看着尘哥哥高大的身材,宽阔的肩膀,眼睛闪亮亮的。

????凌绝尘不解地看向她:这小妮子,又在打什么主意?

????“尘哥哥,你不是还欠我一个承诺吗?”顾夜慢吞吞地道。

????凌绝尘心中更增添了几分诧异,问道:“你想到要让尘哥哥帮你做什么了?”

????顾夜缓缓地点点头,慢悠悠地走到他身边,拉拉他的袖子道:“尘哥哥,你能蹲下来吗?”

????“蹲下来?”凌绝尘心中升起了几分了然:这小妮子,是准备拿他当垫脚石呢!他很顺从地蹲了下去。

????顾夜笑嘻嘻地撩起自己的裙摆,两条腿分别跨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拍拍他的头,发号施令:“好了,现在可以站起来了!”

????凌绝尘表面上布满无奈,实则心中带着窃喜。他扶着小姑娘的两条小腿,提醒了一句:“坐稳了,我要站起来了哦!”

????顾夜抓住他两个耳朵,表示自己已经坐稳,可以起飞了!

????“哇哦!好高啊,视野好好哦!”顾夜开心地轻呼一声,吩咐道,“往左边一点点,好了……就是这里!”

????她轻轻一伸手,便把那颗大枣从枝头上摘了下来。她在衣服上擦了擦,咬了一大口。嗯,又甜又脆!味道好极了。

????她把啃了一口的枣儿,塞进尘哥哥?的嘴巴里,继续指挥着:“走,到右边去,那儿有一枚更大的枣儿。我们多摘些,回去给你做蜜酿糯米枣吃。你一定爱吃!”

????爱吃的是你才对!凌绝尘自认为对甜食无所谓喜欢不喜欢,不过小姑娘捣腾出来的东西,他来者不拒罢了。

????凌绝尘任劳任怨地扛着她,往她指向的方向而去。以她此时的高度,大多数果树上的果实,她几乎都能够得到。她一时采摘得兴起,小篮子里都装满了,还舍不得放下来。

????“尘哥哥,往这那边,那个柿子长得好奇怪,好像一只鹰……”顾夜清脆的声音,在果园中回荡。

????夕阳,不知什么时候染红了天空,给果园蒙上了一层金色的轻纱,骑在俊美男子脖子上的小姑娘,脸上的笑容,比天边的云霞更加绚烂……这一刻,仿佛定格,瞬间成了永恒。

????“你……你们!!”镇国公忙里偷闲,来庄子上跟妻女团聚。听爱妻说,女儿来后山摘果子,已经好一会儿了还没回去,他便寻了上来。没想到,看到的是这一幕!

????“爹?”跨坐在凌绝尘的肩膀上,一手拉着他的耳朵,一手去采摘柿子的顾夜,闻声看过来,发现了气得浑身发抖的自家老爹。糟糕,被老爹看到了,不知道他心脏够不够强壮,别被刺激得中风了!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镇国公剧烈地喘息着,鼻孔中喷着气,像一只蓄势待发的斗牛。

????顾夜赶紧把腿从尘哥哥的肩膀上放下,顺着他笔挺的背滑下来,低头做受委屈的小媳妇状,很识时务地认着错:“爹,您别生气,是女儿的错……”

????“宁王大人,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不料,镇国公不舍得把怒火撒在自家女儿身上,而找到另一个出气筒,“引诱年幼无知的纯情少女,宁王大人真是打得好算盘!”

????镇国公想想都觉得可怕又可恶!宁王澄清了误会,向皇上取消了和亲的意愿,他家女儿不必被迫远嫁,镇国公心中对他还是有几分感激的。谁知道,这家伙哪里是放弃了?而是转变了策略而已。他是想骗取自家女儿的芳心,让她心甘情愿地嫁过去。

????难怪,难怪宁王最近总是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镇国公现在终于明白,西郊庄子上的另一队人马,是谁派过去的了!该死!

????“爹?”顾夜见自家老爹的怒火,全冲着尘哥哥去了,小声地叫了一声爹。

????镇国公用沉痛的目光看着她,苦口婆心地道:“女儿啊!看人不能光看一张脸,关键是人品啊!”

????顾夜把目光移到尘哥哥的脸上,其中的意思显而易见:难道堂堂炎国的战神,全天下武将的偶像——宁王大人,人品不行?

????“闺女,你想想!如果这人真的在乎你,又怎么会在这儿……瓜田李下,私相授受,污你名声?”镇国公义愤填膺地指着凌绝尘,恨不得剥开他的皮囊,让女儿看清他的丑恶嘴脸。

????“国公大人,您误会了……”凌绝尘试图解释,却被打断了。

????“误会?”镇国公重复着这个词语,扭头对顾夜道,“女儿,你听听!事情被揭发后,他就试图推卸责任了。这样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可千万要不得啊!”

????教导玩女儿之后,他又怒冲冲地瞪着凌绝尘吼道:“有什么误会?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是误会?你不会说,是我家女儿勾引的你吧?我闺女才十三岁,心思淳朴善良,对男女之事就好像一张白纸。如果不是你妄图染指我们家叶儿,她怎么可能对你不设防?”

????不容凌绝尘说话,他又对一旁的顾夜道:“闺女!对别的男人,不能像对自家哥哥一样,不能轻易地去相信一个人。幸好,今天只是被爹爹碰上了,要换成别人,你如果不嫁给他的话,只会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你!是不是就打着这个主意呢?我告诉你!我们镇国公府上的姑娘,哪怕是名声坏了嫁不出去,我和她的哥哥们宁可养她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嫁给你这个伪君子的!”镇国公的话语铿锵有力,不容反驳。

????顾夜见尘哥哥一脸无奈地被她老爹痛骂,强忍着脸上的笑容,插科打诨道:“爹,女儿怎么可能嫁不出去?有你这么咒自家女儿的吗?小心我向娘亲告状,今晚让你跪搓板!”

????镇国公一听,有些慌乱地解释道:“我怎么可能在咒你?我是说,万一你嫁不出去……”

????“没有万一,你女儿的行情好着呢!”顾夜不依地扯着他的胳膊,摇啊摇地撒着娇,小女儿态毕露。

????“不是……”镇国公觉得自己好像被带沟里去了。现在谈论什么嫁不嫁的出去?应该是怎么抵御“外敌入侵”,不让某个大尾巴狼,把自己闺女嚼吧嚼吧,连骨头一起吞进去。

????镇国公安抚地拍拍女儿的肩膀,看向凌绝尘的面孔,恢复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宁王大人,您省省吧!我是不会把女儿嫁到炎国的!宁王大人请吧,这里不欢迎你!”

????当宁王、炎国四皇子,连同东灵的太子殿下,一起很没面子的被扫地出门时,四皇子犹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说表哥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把镇国公气成那样?我瞧着,人家好想把你当成了生死大敌。你……挖人家祖坟了?”四皇子摇了摇手中的扇子,遮住半个脸看向凌绝尘。

????果然,老丈人和大舅子们,是最难对付的生物。不过,刚刚的一幕,如果换成他的女儿,被其他男人那样扛在肩头,他也会发飙的。镇国公没发飙打断他的腿,已经是顾及他的身份了。

????“没什么,偷人家心尖上的宝贝,被发现了而已!”凌绝尘难得自嘲地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庄子,不知那小丫头会面临什么样的境地。镇国公夫妇那么宠她,应该不会太严厉地责备她,顶多……念得让她心烦吧?

????他现在进去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还是等晚上的时候,再来安慰安慰小姑娘吧。

????此时的顾夜,正耷拉着小脑袋对手指。君氏听了夫君形容他看到的情景,顿时花容失色。女儿那样跨坐在一个成年男子的肩头,即便是夫妻之间,也没有如此亲昵的!要是被人看到了,比私相授受的性质还要严重!

????自家闺女性子单纯,定然是那个宁王引诱的!君氏跟她夫君镇国公果然不愧是夫妻,一样的护短,把责任都推给了别人。

????“娘——”顾夜见君氏煞白着一张脸,心中升起一丝愧疚。自己今天果然是太得意忘形了,看把娘亲给吓的。她的身体才刚好,要是给吓出个好歹来,就是她的罪过了。

????“其实,我跟宁王没什么的。只不过……我采水果的时候,个儿太矮,够不到,让他帮个忙而已。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和严重!”顾夜抓了抓自己的耳朵,有些生硬地解释着。

????君氏眼眶红红地看着自家夫君:“看吧!咱们宝儿对男女之情,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一定是宁王,他不安好心,故意诱导女儿的!这宁王,比咱们宝儿大了十几岁。这么大还没娶妻,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而咱们宝儿,正巧入了他的眼……怎么办?他肯定不会放弃的!”

????“那个……二十多岁没成亲,也不一定就有毛病……大哥不也单身一人吗?或许人家跟大哥一样,只是没找到合眼缘的姑娘呢?”顾夜不舍得别人那么说尘哥哥,就是爹娘也不可以。


欢迎大家访问:趣读中文网
本文地址:http://www.87novel.com/book/91495/555/